母女……贤妃才一闻言,笑容便整个僵在脸上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
  • 来源:日本一本草久_日本成片区_三ji片区电影完整版_日本一大免费高清

  母女……贤妃才一闻言,笑容便整个僵在脸上。

  皇帝这才猛然惊觉自己说错话了。

  他怎会忘了?不管再经过多少年,当年那失踪的小公主,对贤妃而言永远是种强烈到可以令她瞬间僵硬的痛苦。

  “贤妃……”皇帝想说些什么,但才开口,却哑然地不知怎样才能补救-

  阳望着父母奇异的神态,虽然不明就里,却还是漾开了个大大明朗的笑容,想冲淡这沉重的气氛。

  “父皇,母妃,咱们还是赶紧入席吧,瞧你们饿得脸色都发青了。”他张开双手环住双亲,刻意打趣。

  “瞧这孩子,又说的什么疯话!”皇帝忍不住被他逗笑,毫无怒意地责骂他-

  阳从小便是这么体贴,总是一句话便能让他忘却种种的忧烦不快,又怎能怪他会对此子爱之逾恒呢?

  “真让远来娇客看笑话了,我们赶紧入席吧。”贤妃对袭月露出抹不好意思的笑容,摆明是儿子的疯言疯语让她见笑了。

  袭月浅浅一笑,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“什么远来娇客,袭月已是我们家的人了呀!”-阳一边抗议,一边紧张地偷瞄着她那看不出有什么心思的美颜。

  “是,是。”苏贤妃无奈地笑叹。受不了儿子的护妻心切。

  大伙都入了席,诸多珍馑佳肴也陆续如流水般端上-面。宫廷豢养的丝竹班和舞妓也在花团锦簇中翩翩起舞,粉饰太平的繁荣景象浑然不似才刚经历一场几乎灭国的天大祸事。

  皇帝开心不已,和身边的苏贤妃说说笑笑,那神采飞扬的模样落在袭月的眼中,却是如此地刺眼。

  她在桌底下颤抖地握紧了小手,胸中燃烧的恨意让她几乎控制不了自己。

  这就是害死她娘的人吗?

  为了他的心狠手辣,她记忆中的爹从未展颜笑过;为了他的灭绝天良,她的童年天天在伤痕累累中度过。

  就在他们父女俩为了他的罪愆,而在这无边苦海中折磨翻腾的十多年间,他却日日浸淫在这片奢靡安逸、歌舞升平。这是多么地不公平,多么地……

  袭月低喘了一口气,想让自己冷静些。

  不,现在人太多了,她必须克制自己。但是今夜……她双眉紧蹙,抿白双唇。

  就是今夜!大宋皇帝是这么一个应杀、该杀的人,她不该再挣扎。是的,就在今夜。该走的走、该留的留,就让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在这夜做个了结吧!

  “袭月……”-阳才偏头想对袭月说话,她冷然而凄厉的眼神却瞬间冻住了他。

  她在想什么?-

猜你喜欢

我只是……只是想陪着你,因为你总是好寂寞,所以……所以我…

我只是……只是想陪着你,因为你总是好寂寞,所以……所以我……”他不再让她泣不成声,当狂热的吻如雨般向她洒落时,她再也不能思考了。所有纷扰的思绪都在此刻被抛到九霄云外,存在他们之

2020-03-14

他拿玩弄妓女来做为发泄怒气的途径,可一点也没有和她们寻欢作乐的打算!

他拿玩弄妓女来做为发泄怒气的途径,可一点也没有和她们寻欢作乐的打算!湛璃本来一直不敢抬头的,但是那被摔下软榻的美人却自动地落入她的视野。刚刚的发展湛璃可是听得一清二楚,本来她还

2020-03-14

为什么要逃开?你就当真那么讨厌我吗?”他激动地质问,

为什么要逃开?你就当真那么讨厌我吗?”他激动地质问,她的逃避今他心如刀割。就算她最爱的不是他,她真有必要像见鬼似地见了他就逃吗?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-星慌乱地摇头。她怎可能讨厌

2020-03-14

她心痛欲裂,全身都像被辗过一般支离破碎。

她心痛欲裂,全身都像被辗过一般支离破碎。她也好想跟着她们去,至少追上她们,和她们说声对不起……“钟嬷嬷……艳姑……其欢姊……”她在梦中呓语不休,泪也不断。“常春……常春……”他

2020-03-14

巨大的骚动随着这一声立刻滔天掀起,在码头的苏-淞一个抬眸

巨大的骚动随着这一声立刻滔天掀起,在码头的苏-淞一个抬眸,正好见到一抹鲜黄倒栽覆没在浓密松林间的一幕。他吃惊地瞪大眸,而怀中的娇躯更在同时狠狠一僵。苏-淞惊觉地望向怀中娇妻,只

2020-03-14